<sub id="lrn7s"></sub>

    <sub id="lrn7s"><dl id="lrn7s"></dl></sub>

  • <i id="lrn7s"><dl id="lrn7s"></dl></i>

    首頁 > 金融管理

    【打印】

    【字體:

    銀行業總體運行穩健 風險抵御能力增強

    時間:2022-08-22 來源:信息科技處

      今年二季度以來,面對較大的穩增長壓力,銀保監會圍繞扎實穩住經濟的一攬子政策,出臺多項細化實化政策舉措,推動銀行保險機構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銀保監會近日發布的2022年二季度銀行業保險業主要監管指標數據顯示,二季度末,銀行業金融機構用于小微企業的貸款(包括小微型企業貸款、個體工商戶貸款和小微企業主貸款)余額55.8萬億元,其中,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余額21.8萬億元,同比增速22.6%;保障性安居工程貸款余額6.3萬億元。

      與此同時,銀保監會持續推動銀行機構加快不良資產處置,騰出更多的信貸資源;多渠道補充資本,增強銀行機構的資本實力。數據顯示,當前,我國銀行業總體運行穩健,風險抵御能力持續增強,銀行業資本和撥備水平充足,資產質量整體保持平穩態勢,風險總體可控。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67%,較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點;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資本充足率為14.87%,較上季末下降0.14個百分點。

      不良率穩中有降信貸資產質量基本穩定

      疫情背景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指標變化備受關注。二季度末,商業銀行(法人口徑,下同)不良貸款余額3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416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67%,較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點。二季度末,商業銀行正常貸款余額174.2萬億元,其中,正常類貸款余額170.2萬億元,關注類貸款余額4萬億元。

      銀行業不良資產處置步伐不斷加快是不良率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據了解,2017年至2021年,銀行業累計處置不良資產11.9萬億元,超過此前12年處置的總量。今年上半年,累計處置不良資產1.41萬億元,同比多處置2197億元。特別是中小銀行處置力度很大,過去5年累計處置不良貸款5.3萬億元。

      為夯實銀行業資產質量,減輕不良壓力,近年來,監管部門不斷加大對不良資產處置的政策支持,不良資產處置渠道不斷拓寬。例如,2021年,銀保監會擴大單戶公司類不良貸款轉讓和批量個人不良貸款轉讓試點范圍。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近日表示,為進一步推動中小銀行加快不良資產處置,提高風險抵御能力,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發展。銀保監會會同財政部、人民銀行認真研究相關支持政策,初步考慮選擇6個省份開展支持地方中小銀行加快處置不良貸款的試點工作。試點工作將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積極發揮地方政府作用,壓實中小銀行主體責任,做實資產質量分類,因地制宜、分類施策,進一步加大不良處置力度。

      星圖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薛洪言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今年以來,受經濟增速放緩和疫情多點散發等因素影響,商業銀行資產質量壓力持續變大。尤其是經濟增速明顯放緩和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區域,當地中小銀行普遍面臨較大的不良資產處置壓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和空間。加快開展中小銀行不良貸款處置試點工作,開辟新的不良處置路徑,有助于減輕銀行貸款資產質量包袱,釋放更多資源助力實體經濟穩增長。

      需要看到的是,在疫情的影響下,實體經濟發展面臨的復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銀行業潛在的不良風險仍較大,尤其是中小銀行的不良資產反彈壓力不容忽視。

      薛洪言表示,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二季度,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生成率普遍有所提升,資產質量壓力變大。為此,銀行業一邊主動加大貸款投放力度,一邊積極強化不良貸款核銷力度,從而實現不良貸款率穩中有降。7月份以來,房地產市場低迷,高溫天氣對個別省份工業生產造成了一定影響,綜合各項因素來看,下半年銀行業仍將面臨較大的不良貸款反彈壓力。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李曄林表示,在已有的政策支持下,多類銀行風險資產的處置渠道已經打通。下一步,銀行業應當更加積極作為,借鑒國內外同業經驗,在充分利用支持政策的基礎上,綜合運用傳統處置和新型處置手段,多措并舉提升資產質量。

      資本充足率略有下降需多渠道加快補充資本

      在加力支持實體經濟的同時,商業銀行也實現了凈利潤較快增長、風險抵補能力有所增強。2022年上半年,商業銀行累計實現凈利潤1.2萬億元,同比增長7.1%。二季度末,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余額為6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744億元;撥備覆蓋率為203.78%,較上季末上升3.08個百分點;貸款撥備率為3.4%,較上季末上升0.01個百分點。

      但資本充足率較上季末有所下滑。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資本充足率為14.87%,較上季末下降0.14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2.08%,較上季末下降0.17個百分點。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52%,較上季末下降0.18個百分點。

      對于資本充足率下滑的原因,薛洪言表示,從分子端看,受凈息差縮窄、加大不良貸款核銷力度等因素影響,銀行盈利能力有所下降;從分母端看,穩增長背景下,銀行業加大了信貸資產投放力度,風險資產規模仍保持較快的擴張速度,導致資本充足率有所下降。

      在資本補充壓力加大、補充能力受限的背景下,支持商業銀行特別是中小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金至關重要。在政策支持下,今年以來,地方政府發行專項債補充中小銀行資本不斷落地提速。據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上半年,經國務院金融委批準,分配了1874億元專項債額度補充中小銀行資本。預計到8月底,將完成全部3200億元額度的分配工作。下一步,銀保監會將按照“省里有方案、能快則快、分批發行”的原則,督促地方政府盡快上報方案,加快審批進度,及早完成專項債發行工作,發揮其防風險、保穩定、促增長作用。

      “在監管支持下,近年來,銀行業資本補充工具日益豐富,如轉股型永續債、地方專項債等創新型產品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商業銀行資本補充的壓力。”薛洪言同時表示,回歸本源去看,工具創新解決的只是渠道和路徑問題,無論是股權性融資還是債權性融資,資金提供方看中的始終是銀行自身的可持續經營能力和業績增長空間。比如,不少中小銀行常因經營業績不佳,很難靠外源融資進行有效的資本補充。因此,對銀行來說,不僅要從戰略上重視資本補充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積極采取各項措施補充資本,提升資本充足率;還要積極夯實內功,不斷提升經營績效,為資本補充創造更好的條件。

      (來源:中國金融新聞網網站)

    亚洲国产精品无码毛